undefined

 

民法第 1052 條第二項:

夫妻之一方,有下列情形之一者,與配偶以外之人合意性交,他方得向法院請求離婚。

『有甚麼關係,反正我當時的人生真的是個笑話嘛,多一些笑料,老天爺可能笑得開心了,搞不好就給我比較好的命運了…』阿平燃起一根菸,滿不在乎的說,簡博士當時可真是哭笑不得,但心中也放下了一塊大石,至少這樣的阿平,已經「繞」出來了,做到了人生的釋然。

有天簡博士一時興起,講起了他從業不久時發生的一件特別的案件,委託人是一名身障人士—阿平,家庭開銷完全是由阿平的保險支付與社會補助支付,近日家裡都有陌生電話打來,會固定響個兩聲後掛斷,肢體不便的阿平總是來不及接起,但是奇妙的是,每當這通電話打來,老婆小蓮總會急急忙忙抄起包包,只告訴阿平今天廣場舞社團有聚會,便像陣龍捲風搬的衝出家門,留下不明所以的阿平。次數多了阿平也心生疑惑,屢次詢問小蓮,小蓮也總是嗆聲說:『有本事你就自己跟來看啊!』這讓阿平很是受挫,因自己行動不便,無法離開家門,當初會受傷也是為了給小蓮更好的生活品質,連著幾次沒日沒夜的工作導致從遮雨棚上掉下來,造成脊椎受損終身癱瘓,起初小蓮多多少少會照顧阿平起居,但隨著幾年過去,小蓮對於終日在輪椅上的阿平越來越不耐,甚至常當孩子的面數落阿平,兩人也因阿平的癱瘓再無床笫之事。

基於以上種種,阿平某天深夜幾近崩潰的打給了簡博士,其實這通電話阿平老早就要打了,因之前工作的老闆有稍稍提及,若阿平不想撕破臉離婚,又想有方治小蓮,可以找簡博士進行協商,但當時阿平只覺得家庭遭逢變故,小蓮態度丕變也非難理解,只需給小蓮一些時間適應,沒想到一切越演越烈。聽完阿平的訴苦,簡博士當機立斷推論出,那些電話應該是有週期性的,請阿平仔細記錄每都的頻率與來電時間,也正因阿平預算有限,簡博士會在阿平的紀錄中找出最有可能人贓俱獲的時間點調查小蓮,也安慰了阿平,人生的起落是必然,所以更要學會『釋然』,也許是被人同理的溫暖照亮了阿平,阿平也收起了鼻涕眼淚,決心與小蓮攤牌。

『阿平也的確很勇敢啦,簡直是生命鬥士,他現在是輪椅舞蹈社的社草,你們知道嗎?要跟他搭舞的女生排到隔壁條街哩…』簡博士喝了口茶,潤潤喉,興沖沖地說道,但他自己心裡清楚,這些低潮事後說來簡單,適逢的當下若未得到舒緩,真的可能換來一包炭或一瓶農藥的結局,那次電話後,阿平照著簡博士的話,不動聲色,常常裝病在床,等待小蓮放鬆戒心出現更誇張的行徑,果然在某天傍晚,小蓮又收到那詭異的來電暗號,背包背著跨上她的買菜車,逕自騎到人煙罕至的大坑某運動公園,熟門熟路地進入殘障廁所中,接著就是人類最原始的本能與獸性的發揮,縈繞在整個公廁間。

  調查人員先與阿平確認是否要與小蓮攤牌,沒想到阿平語氣堅定的表示,夫妻一場,要結束也要讓她心服口服,因該公廁非友善空間,肢障人士無法憑一己之力進入,當時阿平是讓兩個魁武的調查員抬進公廁,正在興頭上的小蓮與姘頭完全沒意料到人煙罕至的公廁會有人來,因此也沒鎖門,當看見如媽祖般被抬進來的阿平,當場停止動作,愣愣看著居高臨下的阿平,小蓮包包內的各式情趣用品甚至仍在吱吱運轉中,在這片靜謐中更有著尷尬的惡趣味。

據阿平事後的說法是,他當時很想在那片安靜中爆出一句:眾卿平身。

『有甚麼關係,反正我當時的人生真的是個笑話嘛,多一些笑料,老天爺可能笑得開心了,搞不好就給我比較好的命運了…』阿平燃起一根菸,滿不在乎的說,簡博士當時可真是哭笑不得,但心中也放下了一塊大石,至少這樣的阿平,已經「繞」出來了,做到了人生的釋然。

小蓮自知理虧,無任何條件的與阿平離婚,孩子也讓阿平帶在身邊,小蓮每月需支付小孩的教育費,簡博士也替阿平向小王提出侵害配偶權的損害求償,讓阿平的經濟寬裕許多。

『幹!讓我不解的是,小蓮的姘頭那裏也不行啊!還不是用一堆輔助用具….』簡博士搔撓著頭,模樣像個不求甚解的學生在旁嘟囔著,感情就如人飲水冷暖自知,也許小蓮覺得阿平這樣的愛讓他感到熾熱難吞,阿平覺得小蓮的態度凍如霜雪無法嚥下,有誰說得準呢…。

 

**專業承辦:離婚協議協商/和解賠償協商/商務糾紛協商談判/外遇協助蒐證、切結書、精神撫慰金協商/婚生否認之訴協助調查、協商/債權、債務協商..等協商和解業務**

 

諮詢專線:0935797767/ 法務24小時接聽

簡敏丞博士官網;離婚協議/和解協商/協助蒐證專辦

    文章標籤

    離婚 外遇 蒐集 抓姦

    全站熱搜

    簡敏丞 博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